搜索

激揚軍旅文藝新風采

蓝月亮料精选资料免费手机版 www.jgavr.icu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 發布:2019-05-22 16:20:37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進入新時代,軍旅文藝聚焦改革強軍的偉大實踐,圍繞練兵備戰的中心任務,塑造了“四有”新時代革命軍人的新形象,探索了為兵服務、創新發展的新路徑。在這個過程中,年輕一代軍旅文藝工作者繼承了軍旅文藝的優良傳統,在履行新的使命任務中快速成長,展現出軍旅文藝“新生代”的風采和力量。請關注《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激揚軍旅文藝新風采

在這個鮮花盛開、青春飛揚的五月,我們邀請六位不同專業和領域的80后青年軍旅文藝工作者暢談“創作心語”,分享他們對軍旅文藝的新思考、新經驗、新表達。

進入新時代,軍旅文藝聚焦改革強軍的偉大實踐,圍繞練兵備戰的中心任務,塑造了“四有”新時代革命軍人的新形象,探索了為兵服務、創新發展的新路徑。在這個過程中,年輕一代軍旅文藝工作者繼承了軍旅文藝的優良傳統,在履行新的使命任務中快速成長,展現出軍旅文藝“新生代”的風采和力量。

——編 者

董夏青青:

2019年,是我在新疆軍區工作生活的第十年。2009年,我從原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本科畢業后,主動申請進疆,進入新疆軍區政治部文藝創作室工作。此后,我多次前往博爾塔拉、伊犁、和田、喀什、阿克蘇等地,先后去過60余個邊防連隊,與基層官兵同吃同住,真實體驗和經歷了戍邊生活的艱危困苦。這種經驗和情感,令我想要盡可能真實地記錄、塑造戍邊軍人的日常生活狀態和人物群像。作為寫作者,我不能用三言兩語遮蔽他們十年八載的生活,不能假裝洞察一切,把自己的聲音安在他們嘴上。我更傾向于在大量現實素材的基礎上,通過虛構的情節安排,讓人物們自己行動,自己說話,完成自己的紙上人生。如此,既是對這些官兵曾經如是活過的紀念,亦是對一種榮譽生活的尊重。不讓他們的故事在作者的陳詞濫調中,失去擊打人心的力量。

在為軍事文學創作積累寶貴素材的同時,我也收獲了一些有意思的經歷。有一年,我去北疆的卡昝河連隊,跟著軍醫去牧民家巡診,途中趕上刮大風、下冰雹,冰雹停了又開始下凍雨。我倆站在雪線附近,四周連一棵遮擋的樹木也沒有,下山我就病倒了;上帕米爾高原,我乘坐的勇士車在山路上盤行,與一場壓毀兩輛車的山體滑坡事故之間僅僅隔了不到兩分鐘……盡管如此,相比那些日日夜夜堅守崗位的軍人們來說,這仍只稱得上是走馬觀花、蜻蜓點水。

每年下部隊時,我會盡一切可能走進基層連隊生活和官兵的情感世界。從高原的前哨班和執勤點位,到連隊會議室、會客室和班排宿舍,聆聽他們的內心聲音,觸摸他們的情感脈搏。在那特定的時間中,我會和很多人產生交集,得以通過也許徹夜、也許三言兩語的聊天,知曉他們的生活和內心。

邊塞詩的文學歷史傳統延綿久矣,每個時期,戍邊軍人面向大漠之上那一輪彎月,內心總有話想說。這些發自內心的聲音時常很微弱,被日常生活中數不盡的其他聲音所遮蔽,但那卻是他們靈魂的起伏,有熱血精神鼓蕩其間。我要做的,就是拿起文字的鑿子,一下一下破除表面的冰殼,將這些裹挾著堅忍、痛楚、犧牲的生活開采出來,讓讀者看到他們安靜無聞的身影,如何在大漠中留下或平淡或燦爛的生命軌跡。

當前,邊防軍人的生活條件已得到極大改善,工資水平也有顯著提高。但每一次演練、每一次巡邏偵察和任務出動,這些平均年齡大多在二十五歲上下的青年人,都有可能付出生命的代價。夾霜帶雪的大風在刮了上千年之后依然寒凜入骨,他們在最好的年紀,遠離親人、愛人,在荒漠戈壁這杳無人煙的地方奉獻青春,其中大部分人都默默無聞。當時代的浪潮拍打在邊地的峭壁上,當下時髦的價值取向、情感模式、思維方式必然也會影響邊防軍人的思想感情。在鐵一般的職責和使命之下,他們面臨的現實和境遇異于前輩軍人。我在從實際調研采訪中得到的第一手資料基礎之上進行創作,既寫他們作為軍人的擔當,也刻繪他們細膩的情感世界,向官兵和讀者提供了走近血肉鮮活、靈魂豐滿的邊防軍人的契機。這些年里,常有部隊戰士和地方的讀者給我來信,講述他們看過我所寫的邊地軍人故事的感受,每每使我感動之余獲得了繼續寫邊防故事的動力。

2016年,我有幸參加了中國文聯第十次、中國作協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聆聽了習主席的講話后,我感到倍受鼓舞。邊防官兵身上蘊含的崇高思想與精神需要用文學的方式更加充分地書寫和表達。我希望能用有力量和有溫度的文字觸動人心、喚起讀者對英雄精神的禮贊。我會持續拿起文字的鑿子,一下一下破除他們表面沉默寡言的冰殼,將這種以理想為旗的生活開采出來,讓讀者看到他們平凡卻偉岸的身影,看到人與人、民族與民族之間又有著怎樣彌足珍貴的交往和情義。

作者簡介:

女,1987年生于北京。畢業于原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現為新疆軍區文工團創作室創作員,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出版有非虛構作品《胡同往事》、小說集《科恰里特山下》等, 曾獲人民文學“紫金之星”獎、華語青年作家短篇小說提名獎、“長征文藝獎”等。

鄭陽:

作為一名85后的軍旅作曲家,成長于音樂世家以及在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長達8年的專業學習經歷,使我擁有了較為開闊而先進的國際化視野和專業化技術。當我了解并進入我國軍旅音樂創作領域后,會時常以年輕化的、前沿的和較為立體的視角來思考和分析軍旅音樂創作的現狀與未來。

我國當代軍旅(戰爭)題材音樂創作始終都是非常興盛的,可以說這與中國近代以來歷史中的戰爭、革命和斗爭是密不可分的。其中,抗日戰爭是最有代表性的一個時期,一大批曾創作出經典軍旅音樂作品的作曲家接連涌現,他們的作品無疑在鼓舞官兵士氣、激發民眾愛國熱情、增強部隊戰斗意志等方面,都起到了無可取代的重要作用。

新中國成立后,在各個歷史時期,軍旅音樂圍繞著各種主題創作一直蓬勃發展,留下了大量膾炙人口的經典作品,不僅在官兵中間廣為流傳,在人民群眾中也有著極大的影響力,發出了時代的強音,甚至成為了具有標志意義的文化符號。

整體而言,在我國軍旅(戰爭)題材音樂創作中,通俗、凝練、傳唱性強的歌曲體裁類型一直較為發達,無論是作品的數量還是質量都非常突出。相對而言,以學術性、復雜性、深刻性和純音樂性為特性的更大型體裁與形式的作品發展得還不夠充分。雖然歷史上留下了《黃河大合唱》《長征組歌》《“黃河”鋼琴協奏曲》《我遙遠的南京》等經典作品和范式,但相較于軍旅歌曲,這類作品的創作仍有很大的提升和拓展空間。

在世界音樂發展的歷史進程中,軍旅(戰斗)題材的偉大嚴肅音樂著作層出不窮,例如:德國作曲家貝多芬的《第三交響樂“英雄”》、俄羅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美籍奧地利作曲家勛伯格的《一個華沙幸存者》等。當然,這類嚴肅作品也不局限于大型體裁,像波蘭作曲家肖邦以英雄為主題創作的鋼琴曲雖然體量不大,但其在音樂史上的地位仍堪稱經典。

雖然各類體裁學術(嚴肅)音樂作品并不具備像歌曲那樣的特性和優勢,但由于其深刻的音樂性和思辨性,卻往往有可能在更廣范圍內產生更加深遠而持久的影響,因而也是一個國家前沿藝術、深邃思想和高峰文化的重要體現形式之一。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當代嚴肅音樂創作已經取得了非凡的成就,在世界上的影響力與日俱增。對于年輕一代軍旅作曲家而言,軍旅(戰爭)題材嚴肅音樂創作領域無疑是一片可以施展才華的廣袤沃土,繁榮軍旅音樂也是我們肩負的重要使命。

近幾年,通過不斷努力探索實踐,我創作出了一批各類體裁和形式的軍旅(戰爭)題材音樂作品。部分作品獲得國家級獎項,并入?。骸爸謝嗣窆埠凸幕吐糜尾俊貝幌臁泄幌燉腫髕反醋鞣齔旨蘋薄骯乙帳躉稹焙汀爸泄牧帳躉稹鋇?;在國家重大文藝活動方面,我有幸成為2016年G20峰會“最憶是杭州”大型水上情景表演交響音樂會、2017年金磚國家廈門峰會“揚帆未來”文藝晚會的音樂主創成員之一;還有機會與國內外各大樂團及音樂節合作,將自己的創作成果在更高、更大的平臺上進行推廣,為提升我國當代軍旅(戰爭)題材音樂的影響力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

軍旅音樂有自身光榮的傳統和厚重的歷史,作為后來者,我希望通過自己的作品喚起更多作曲家對這一題材和領域的關注和熱情,推動我國軍旅(戰爭)題材嚴肅音樂更好地發展,為新時代譜寫出華美、壯麗、英雄的新樂章。

作者簡介:

男,1988年生于遼寧鞍山。畢業于中央音樂學院作曲系,現為國防大學軍事文化學院軍事文藝創演系作曲專業教師。其作品曾在十余個國家公演,曾在國內外各類作曲比賽中獲得重要獎項,并入選“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和旅游部‘時代交響——中國交響樂作品創作扶持計劃’”“國家藝術基金”和“中國文聯藝術基金”。其部分作品的樂譜與音像已在人民音樂出版社等出版發行。

曹天龍:

年輕一代軍旅美術人首先應該服從大局,樹立正確、鮮明的政治導向。在此基礎上,要有自己的藝術個性和新鮮的觀念,不能讓陳舊的觀念束縛自己的手腳。誠然,美術家大多有自己的個性甚至是創作上的潔癖,尖銳與不妥協是形成個人風格與藝術獨立的先決條件,但是軍旅美術的個性是建立在姓軍為兵基礎之上的。

十年前我剛畢業,就在某訓練團帶兵。連隊里的日常生活、點點滴滴都成為了我創作的素材和靈感的源泉。每天訓練結束后,我都會在速寫本上記錄描畫火熱的連隊生活。在業余時間,我以速寫的形式勾勒官兵們生活和訓練的狀態,這成為我創作“長纓系列組畫”的雛形。后來回到創作室,我馬不停蹄地繪制了36幅五尺斗方的系列中國畫《多彩軍營》。這個創作過程痛并快樂著,各種武器裝備與人物的結合成為了最難的事情。

火箭軍這個軍種有著自己特殊的屬性,不同于空軍和海軍。畢竟,無論是戰機或是軍艦,這些裝備和人都有著承載關系,他們的服裝都有自己明顯的特征。而原來的二炮部隊在沒有換裝之前,服裝上除了胸標和臂章,其他跟陸軍是一致的,人和導彈的關系也很難表現。雖然發射車可以作為載具,但是把人物安排在駕駛室內,從畫面上無法看出軍種的特征,而且還要遵守保密原則,不能過多表現裝備內部結構……經過冥思苦想,我還是把發射車上導彈起豎的狀態作為背景和對象,來結構畫面,并把它符號化。

我希望嘗試帶有趣味性的繪畫語言,同時也想將武器裝備擬人化,讓它們也有戰士一樣的狀態和“表情”。經過反復實驗,從筆墨色到點線面,我嘗試了多種構圖方式讓人與武器裝備的結合呈現出最佳的構圖效果。這里的每一幅畫作背后都有一段動人的故事,每一個故事都承載著戰士對軍營的熱愛和英雄情懷。這種情懷最能引發戰友們的強烈共鳴,受到他們的喜愛?;鶻恿凇督夥啪ā泛汀痘鵂ā返缺⒈?,這些作品中的一部分也參加了若干重要的展覽。我之后創作的火箭軍部隊題材的獨立巨幅作品,以及其他相關的重大歷史題材美術作品,都是在這種觀念和語言基礎上完成的。

除了進行重大革命歷史題材美術創作、參加全國全軍的各種紀念型展覽,現實題材更是軍旅美術創作需要重點聚焦和突破的領域。尤其是作為青年軍旅美術工作者,緊跟時代步伐,深入現實生活,創作出反映部隊訓練打仗和新時代軍人精神風貌的優秀現實題材美術作品,是必須承擔的責任,也是必須直面的課題。

2017年3月,火箭軍組建了第一支礪劍文藝輕騎隊,我光榮地成為了首批輕騎隊員。兩年來,我為部隊和戰士創作、贈送書畫作品近千幅。我們文藝輕騎隊還有一項重要的使命就是要培養基層的美術骨干,把有美術基礎的人才召集起來,定期組織培訓,夯實基礎。在為兵服務的過程中,我經常遇到新鮮有趣的事情。90后、00后的官兵有著更加新穎的理念和想法,他們提出的問題往往出人意料,如果不加強自身學習、更新思維、提高素質的話,就很難走進這些新型高素質青年軍人的心坎里,更無法以藝術的方式與他們對話,描繪他們的生活。

把軍旅美術的優良傳統繼承好發揚好,為強軍實踐和部隊的文化工作增添活力,新一代軍旅美術人承擔著光榮的使命,也有著巨大的發展空間。

作者簡介:

男,1983年生于遼寧錦州,畢業于原解放軍藝術學院美術系中國畫專業,獲碩士學位。現為火箭軍文化藝術中心創作室創作員,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作品曾多次入選全國、全軍美展。中國畫作品《青春的律動》榮獲文化部第十四屆“群星獎”最高獎美術創作獎,中國畫作品《豐碑》獲紀念反法西斯勝利70周年全國美展優秀獎,雕塑作品《奔》獲第十四屆南京國際體育雕塑大賽銀獎。

丁旸明:

2006年,我來到原八一電影制片廠文學部工作,也就是從這時開始真正意義上從事影視劇本創作。

因為之前我一直是寫小說,初涉影視劇本創作的時候,還是很不適應的。從小說到劇本是一種思維方式的轉變,畢竟劇本創作是需要嚴格的專業訓練的。幸運的是,工作之初的兩年間,我先后參與了兩部我廠重點影片《驚天動地》和《飛天》的劇本編輯工作,這為我隨后的劇本創作累積了一定的經驗。

2008年,我與同事合作了第一部電影劇本《王子雄兵》,由八一電影制片廠出品,并在電影頻道播出。這是一個關于富家子弟投身火熱軍營生活,經歷了軍隊鍛造成為一名優秀戰士的故事。這樣的故事現在看來有些老套,但在當時,關注都市中成長起來的80后、90后年輕士兵的軍旅題材作品還并不多。在這部影片的劇本創作中我們加入了一些當時流行的時尚元素,希望最終所呈現出的軍營生活充滿陽剛之氣和時尚氣息,進而改變大眾對軍旅現實題材電影的刻板印象。這是一部低成本、小制作的電影,卻在電影頻道反復播出,取得了較高的收視率,也給了我這樣的年輕編劇一次難得的實操機會。

近年來,我先后創作了電影劇本《葫蘆島大遣返》《心如磐石》,根據劇作家孟冰先生原著話劇《393潛艇的機密檔案》改編創作了電影劇本《潛艇372》,創作了虛構軍事動作電影劇本《奪島行動》。這些電影劇本有根據真實歷史事件和人物原型創作的,也有純粹的虛構和想象,但始終強調和圍繞著一種藝術觀念,即編織英雄故事、塑造英雄人物。

如今,隨著改革強軍進程的不斷深入,軍事題材的影視劇創作也進入了新的階段,但其承載英雄精神,張揚國家和軍隊主旋律的本質卻絲毫未變。影視作品是當下受眾最廣泛的藝術形式,也是最有效的傳播媒介。近二十年來,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的超級英雄電影充斥著大銀幕,影響了一批又一批年輕觀眾。怎樣寫出新時代軍人的嶄新形象,如何塑造出區別于美式英雄、根植于中華文化傳統、且讓受眾樂于接受的英雄形象,是我在創作中一直努力的方向。應當創作出更多優秀的中國式的英雄故事和人物形象,以影響和引領年輕觀眾的審美趣味和精神理想。很顯然,在當下的國產影視作品中,這樣能夠成為文化符號的英雄形象是缺失的。

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是,我們的時代英雄輩出,我們的英雄資源極其豐厚。歷史上的民族英雄、英烈模范早已植根于我們的記憶,新的時代楷模、英模典型接續涌現。中華民族從古至今,從不缺少英雄。只是我們在影視作品中,能夠令受眾信服、能夠在更廣范圍、更深層次上傳播的英雄形象還比較稀缺。我們講述英雄故事、塑造英雄人物的敘事技巧和影視技法并沒有跟上時代前進的步伐,需要探索和提升的空間依然很大。當下迫切需要建構起一個既能彰顯時代新氣象、又能滿足受眾新需求的、符合軍事題材影視創作內在規律的類型化敘事通道。

軍事題材影視作品是培育英雄精神的重要陣地。作為年輕編劇,要用新的思維、新的觀念、新的技巧講述新的故事,讓中國式的英雄形象傳播得更廣、更遠。

作者簡介:

男,1983年生于山東濟南。畢業于原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現為解放軍文化藝術中心影視部創作室劇本創作隊隊長,中國電影家協會理事。出版中短篇小說集《在高速公路上慢慢地走》、長篇小說《悲日》《復仇的焰火》等多種。曾獲第八屆共青團中央“五個一”工程獎、“夏衍杯”創意劇本獎等。

賈秀琰:

當今中國電影和世界電影同步發展繁榮,很多進口片采取全球同步發行,中國觀眾可以第一時間在電影院享受到世界電影發展的最新成就,這也影響了中國電影的發展進程。國產電影不僅整體質量大幅度提升,還走出國門,以影視為媒,拉近了中外人民的心靈距離。

八一電影制片廠參與了這一文化交流的進程,從1950年代起就譯介了大量國外戰爭題材紀錄片和故事片。1953年譯制了第一部全國發行的前蘇聯紀錄片《空軍射擊》。六十多年來,八一廠譯制了美國、前蘇聯、俄羅斯、前南斯拉夫、日本、越南、羅馬尼亞、法國、英國、德國、阿爾及利亞等出品的多部戰爭題材故事片和紀錄片。這些影片囊括了歷史戰爭、現代戰爭,它們被譯制成中文對白和字幕介紹給了中國觀眾。作為年輕一代電影翻譯,我也有幸參與其中。自2008年開始從事電影翻譯工作至今,我翻譯了80余部院線進口片、200多集動畫片,其中大量的是軍事或戰爭題材作品。

翻譯作為電影譯制的第一個環節,譯者語言水平直接影響著觀眾對電影的理解和觀影感受。翻譯家、學者羅新璋先生講,“翻譯基本上是一門語言藝術,翻譯時對原文的字句,只有默會其意,遷想其妙,才能找到適當的譯法?!貝醋髡嘰釉湍?、啟筆到完成,人物、性格、情節、主題已渾然成形,而譯者,要通過對文字或臺詞的拿捏和控制,把作品的思想、感情、氣氛和情調傳遞給讀者或觀眾。電影翻譯的獨特之處在于要受到口型和語言長度的限制,即便是字幕版也絕對不可以超出原對白長度太多。并且隨著觀眾英語水平的提高,若是為了中文對話方便而顛倒對白位置,造成英語臺詞和中文臺詞無法對位,會使得觀眾產生觀影不適。同時,譯制片具有瞬時性、無注性、聆聽性的特點,翻譯出的臺詞必須使觀眾能在影院的有限臺詞時間內聽懂、看懂。因此,這就需要譯者投入更多智慧,對臺詞字斟句酌。

軍事題材電影有著獨特而永恒的魅力,往往會引發觀眾對戰爭的反思、對和平的向往。將此類影片譯介到國內時,譯者必須兼具對待軍事術語、史料、事實的嚴謹態度和較高的文學藝術修養。而且,我翻譯的那些具有反思精神且格調深沉的電影,往往出自世界級大導演之手,且有著真實的歷史和現實背景,需要譯者對故事發生的年代和生活有周詳的認知和把握。因此,除去固定的軍事術語要通過譯者的知識儲備和查閱資料進行準確傳達,其余臺詞要基于對故事背后的文化經驗和生活習慣的準確理解,在這方面我進行了大量的嘗試,付出了艱苦的努力。

和發展成熟的“引進來”相比,中國影視“走出去”仍處于起步階段,尤其是戰爭和軍事題材影視作品在對外輸出方面有著巨大的發展和提升空間。經驗是可以互通的?!白叱鋈ァ幣部梢鑰悸侵譜髦形幕蠐⑽奶ù首⑹桶婀侍ū?,提供給熟練掌握目的地語言的譯者使用,將中華文化與世界其他國家文化差異的部分,進行詳細的解釋說明,在源語言上為打破文化壁壘提前做好準備。同時,長期與世界各地一流制片公司合作,可以積累豐富經驗,使“走出去”在臺本翻譯技巧、配音制作流程、選片質量把控等方面向國際標準看齊。

我希望經由譯制和傳播機構的共同努力,讓中國戰爭題材電影受到世界觀眾的喜愛,實現戰爭電影的文化互通,有效提升中國軍事題材影視作品的國際傳播力和影響力。

作者簡介:

女,1983年生于河北邢臺,畢業于原解放軍藝術學院文學系,現為解放軍文化藝術中心影視部電影翻譯、作家。曾發表小說、散文多篇。主要譯作有國內公映進口影片《敦刻爾克》《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環太平洋》《饑餓游戲(系列)》《銀河護衛隊》《極品飛車》《黑衣人3》《普羅米修斯》《機械戰警》《超驗駭客》等80余部。

樸耳:

2013年的夏天,我成為解放軍出版社的一名雜志編輯。雜志沒有自己專門的記者隊伍,編輯需要承擔比較多的采訪任務。直至去年夏天離開雜志,5年間,我去過20多個基層部隊,寫過不少新聞稿,也采訪過很多全國、全軍的重大典型。有時候,采寫任務完成了,但是心底想說的話卻沒說完。于是,我用詩歌的方式,把這些感動、溫暖和光芒記錄下來。

這對我來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一直在思考,怎樣才能避免把軍事題材的詩歌寫得大而無當,怎樣避免空泛淺薄的抒情。

面對戰爭,我們常常把軍人比喻為承載熱血和火焰的虎狼或是鐵器。事實上,真實的軍事生活不僅有邊界、有溫度變化,而且形態各異。因此,在這其中的軍人必定有各自高低深淺的處境——高光有時,黯淡亦有時,冷暖自知。在戰爭打響之前,軍人必須完成的任務是把自己鍛造成一塊硬邦邦的鋼板。鍛造的過程不僅會經歷高溫的炙烤和錘打,還會經歷彎折、鑿刻、冷卻、收縮、塑形……也許還有其他意想不到的“工藝”和過程。

我開始關注他們變成“鋼板”之前的樣子,關注軍事生活中那些并不引人注目的角落,發現那些容易被遮蔽和忽略的情感。

2017年5月,我前往陸軍紅其拉甫邊防連采訪。因為地勢險要、環境艱苦,這個連隊執行日常巡邏任務時依然要采取騎牦牛的方式。在邊防連,牦牛是戰士們過命的弟兄、生死相依的戰友。它們忠誠老實,救人性命,助人走出困境。

采訪中我聽說了這樣一個故事:在某次巡邏的歸程,一頭牦牛的腿被滾落的山石砸中,鮮血直流,無法行走,臥在地上直喘粗氣。戰士們和兩個塔吉克護邊員給它簡單包扎仍無法止血,它很可能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他們不得不面對生離死別。戰士們掏出挎包,給牦牛省下兩天的口糧,幾個人摟著牦牛脖子哭,泣不成聲。不得不走了,他們邊走邊回頭,牦牛卻一動不動??熳叩嬌床患牡胤絞?,仿佛心電感應一般,牦?;贗妨?,低低地叫了一聲,又把頭扭了回去。它身下的草被血洇紅,孤獨地臥在高原山谷,像坐在蒲團上的僧侶,入定。

我忽然意識到,這就是軍事生活的溫度,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那個角落,這里持久而無聲地綻放著迷人的精神光澤,我要用詩歌的語言捕捉這道光,把它聚焦并放大。

后來,去的地方多了,想寫的人也越來越多。有時我會把自己代入其中,感受追光燈照在臉上的灼熱。更多時候,我只是原原本本記錄下那些平淡無奇的時刻,捕捉倏忽而過的光影。我得以一次又一次地看到軍人的激昂與堅韌,看到他們的克制與內斂,看到他們在困頓、疲憊中同生活的撕扯,甚至看到他們片刻間的脆弱。但更多的是牢不可破的堅毅,是忍耐與付出,是奮斗與犧牲的無畏與磅礴。

我抽離出來,思考戰爭與軍人的關系,想找到軍事生活中詩意的光影。那些年輕的士兵,他們爬上山頂,就是山的脊梁;他們踏入河流,就是河岸;他們回到家園,就是他們原本樸素、美好的樣子。

當捕捉到那束光的時候,我可能會在白紙上烙出第一道閃電。

作者簡介:

本名王前,女,1987年生,祖籍江蘇。畢業于原南京政治學院軍事新聞傳播系,現為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出版社總編室編輯。曾任《軍營文化天地》雜志編輯、記者。有詩歌作品發表于《解放軍報》《人民文學》《詩刊》《解放軍文藝》等。

責任編輯:張思遠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蓝月亮料精选资料免费手机版 www.jgavr.icu域名使用側邊欄!